老连长

柯兰友

老连长石月明,1968年底入伍,曾在广东、湖南等地服役。历任班长、排长、保密员、参谋、副连长、区队长、连长、副股长、股长、副科长等职。荣立三等战功一次。

老连长性格坚毅刚强,活泼开朗,平易近人,正直善良,低调谦让,炮兵专业技术精通,先后在师司令部三个科室工作八年,团司令部四年,机关业务知识熟练,令人赞叹。

1977年1月,我入伍湖南耒阳一二六师炮兵团三营(107火箭炮营)七连,不久,石月明就担任我的连长。

新兵训练结束,我在一排三班当瞄准手,同时,兼任连队报道员,不时写些表扬好人好事的稿件投到营、团广播。石连长知道我写的字有些基础,连队出黑板报墙报,便安排我帮忙抄抄写写。后来,连队文书提拔当了营部书记。我清楚地记得,那一天,石连长找我谈话说:“连队文书已经提拔营部书记了,你的字基础不错,连队决定由你担任文书。这是我最喜爱的几本字帖,赠送给你,希望你好好用功练习,将来一定会有出息”。听了连长这番话,我无比激动,深深感受到连长对我的信任、关怀和温暖,让我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力量。

在连队做文书不到半年,由于石连长的举荐,我被调到团司令部管理股当文书。几个月后,石连长也调任团司令部作训股副股长。当时,还没有打字机,印文字材料都是把蜡纸铺在誊写钢板上用铁笔刻好再油印的。老连长每次拿“训练计划”“演习方案”“训练总结”等文稿来印时,总是悉心指点我如何刻字才美观。经过老连长的点拨,我慢慢摸索出了门路,字渐渐写得好看了。半年后我入了党。1978年10月我被提拔为团司令部军务股保密员,定为国家机关行政干部二十三级。我是一二六师高州籍同年入伍战士首个提干者。这是我人生中最 开心、最自豪的事。我深知,能得到这个机遇,既是组织的培养和信任,又是与老连长的关心、支持和帮助分不开。

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后,部队在广西大新县太平公社驻训,不久,我调到师司令部军务科工作,还是干老本行。期间,1981年12月我被广州军区评为保密工作先进个人,荣获军区通令表彰。曾先后参加过广州军区装备参谋集训和42军参谋集训队集训。当时,能够参加集训都是组织上有意识培养的。可是过了半年,仍迟迟不见任命,且广州军区司令部办公室秘书处来人考察,要调我到广州军区衡山档案库工作。库房离县城四十多公里,我情绪变得有些低落。此时,石月明看出了我的心事,便找我谈心,鼓励我要服从组织安排,振作精神,安心工作,奋力进取。在我迷惘之时,是老连长托起了我的下巴,板直了我的脊梁,给我力量,令我坚强。

老连长的为人令人敬佩。战后,团司政后机关人员评功,作训股有一个二等功的指标,团参谋长要给石月明立此功。身为作战训练股长,自部队1978年12月18日从耒阳出发向广西龙州边境开进后,没有一天睡过5小时的觉。直到次年12月撤离广西,所有作战预案、战时所有电文起草、战后总结、撤出车运计划和组织等等,作训股都出色完成任务,功劳确实不小。然而,老连长认为作训股的功劳是大家共同努力取得的,他主动拒绝了这个“二等功”的荣誉,把功劳让给了战友。老连长的高风亮节、宽广胸怀和无私谦让,我十分钦佩。

1984年老连长转业到湖南娄底地委机关工作,2009年调研员退休。退休后常回乡下小住,种种菜,养养鸡,钓钓鱼,看看电视,打点小牌,喝点小酒,日子过得轻松快乐,身心都很健康。在此,我真诚祝福老连长活得开心,健康长寿!

我与老连长今生有缘。在部队期间,曾三次一起共事,一同吃饭,一同出操。特别是在师机关工作时,我与老连长晚饭后经常一道散步、打羽毛球。在聊天中,老连长不但能说出我有几个兄弟姐妹,我排第几,而且能准确讲出我父母的年龄,尤其关心我父母的身体及家庭情况。当得知我父患有肺结核病时,要我给他家庭通信地址。半个多月后,家里来信说湖南娄底市人民医院有一姓陈的人寄来“异烟肼”等药给父亲。我知道,老连长的爱人是娄底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,这药肯定是老连长让“大嫂”寄去的。老连长对我家关怀备至,我和家人感激涕零。老连长转业两年后,我为照顾年迈多病的父亲,放弃了调回广州的机会,回到了地方武装部门工作。老连长多方打听到我的联系方式后,即给我打来长途电话,了解我的近况,情真意切。无论老连长的职位怎样变迁,也无论在部队还是地方,始终对我关爱如初。前几年他还专程从湖南带妻携孙到高州来看望我。

岁月如梭。不经意间,四十多年过去了,自从有了智能手机,我每天早上都收到老连长的微信问候。老连长一如既往的如兄似父的问候,我深感温暖。老连长,您是我人生的良师益友,是我肝胆相照的战友,是我生命中的贵人。感激您一向对我的关心和帮助,您的恩情我没齿不忘。

记得有这么一句名言:“奋斗路上那些让你获得力量的人和事,也是生命里值得珍惜的幸福。”与老连长的相遇相知,就是我值得珍惜的幸福。

报料热线:13828680359 ; 投稿邮箱:6638658@163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